生命、愛與歡笑

關於部落格
文章在「我在生活中旅行」http://pujalin.blogspot.com
曼陀羅在「Puja→ㄞˋ曼陀羅」http://pujalovemandalas.wordpress.com/
  • 279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為你背回一台洗衣機

 珞巴族是中國人數最少的民族,全族只有3000人。 




煙霞繚繞的山村裡,村民們種植玉米蔬菜、養殖家畜;過的是吸風飲露,神仙一般的生活。




得益于和熙的印度洋海風,這裡四季如春。然而附近的群山之間,卻是終年積雪不化。 



一年之中,只有盛夏的兩個月,山腰間的積雪融化,才能露出一條窄窄的山道。村民們想到遠方的鎮上買東西,也只能這兩個月。 

八月初,村裡的運輸隊就開始了準備工作。 

每次出發前,運輸隊長吉格(33歲)都會給馬削平馬蹄,釘上馬蹄鐵。如果馬一腳踩空,墜入萬丈深淵,連貨帶馬的損失,辛苦一年也會血本無歸。




每次在丈夫出發前,吉格的妻子卓瑪(23歲)都會虔誠地祈禱,希望佛祖保佑丈夫安全回來。




吉格的隊友,是這裡罕有的漢族人張安祥(47歲)。他一切都準備就緒,唯一牽掛的是二女兒朗珍卓瑪(17歲)的中考成績。這次他沒法等到女兒的成績出來,就得啟程上路。




運輸隊的行程,需要從海拔1200米的村子出發,翻越海拔4650米的隋拉山頂,再沿著山間的懸崖峭壁,一路下坡,來到喜馬拉雅山北麓的波密鎮;然後在波密鎮載上貨物,原路返回。整個行程,最快也要三天。




海拔3000米的波密鎮,是一處物資集散地,交通便利,人口稠密。




8
21日,運輸隊抵達了波密鎮。隊長吉格早早來到一家電氣商店。這次,他想給妻子買台洗衣機。




樣式新,還要品質好,最好還能便宜點。然而,挑來挑去,還是挑中了那台最輕的。




這是一台海爾的洗衣機,1157元。因為國家的家電下鄉政策,買回去以後,還能夠拿回200元的補貼。 

決定了以後,老闆就要給吉格開保修單。但是吉格說,不用了,給我算便宜點好了,反正壞了也背不回來。




挑中的這台海爾洗衣機,重30公斤。這一路上吉格就準備背回去。 



對於喜馬拉雅深山裡面的村子,政府是有物資配給的。這些物資從遠方的拉薩運來,分發給各個村子。




8
22日早上七點,開始分配今夏的第一批物資。 



他們這次要運的,是村子裡不能自己種植的大米。 



大件的行李沒法上馬,只能靠人背。最近,村裡開始時興這種鋁合金的推窗,所以隊裡也有人想給家裡背兩扇回去。




吉格的運輸隊,由7名成人和19匹馬組成。 然而,由於山路狹窄,吉格只能一人背著洗衣機。




早上九點,吉格一行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。這是一條翻越4650米高山的路程,路的那頭,是自己的故鄉熱土。




由於前一晚的大雨,道路變得泥濘不堪。然而,自古就沒有一條翻越喜馬拉雅山的輕鬆之路。




吉格突然想起,在他25歲時父親病危,他就想這樣把父親背到鎮上的醫院。然而,最終,他還是放棄了。




背著沉重的洗衣機,吉格每走一段路都要坐下來歇一會,因為他知道,在前面的路,更加遙遠,也更加兇險。



在隋拉山的雪線之下,有一處宿營地。為往來的運輸隊歇腳所用。下午四點半,掉隊的吉格終於來到了這裡。




由於明天的路途十分兇險,吉凶難測,吉格在吃飯前虔誠地念著佛經,希望明天不要下雨。因為到了山裡,自己的命就在天公手裡,萬一遇到大雨山體劃撥,整個運輸隊就有可能全軍覆沒。




晚飯是尖椒和肉湯。即使是牛肉,在這裡也是非常珍貴的,一般只有喜事時才吃。做飯的老張說,這是在出征前才吃的大餐。




天快黑下來了,其他村子的運輸隊也陸續來到宿營地。矮小潮濕的帳篷很快人滿為患。然而他們還是很滿足,因為再後來的人就沒法進帳篷睡覺,只能呆在室外,在接近零度的寒風中站著睡到天亮。




晚上,帳篷裡也寒冷潮濕。吉格一行就生火取暖。大家圍著篝火,一邊閒聊著,慢慢進入夢鄉。




第二天,不知是不是吉格的祈禱靈驗了,天氣晴朗。 



於是,一行人就趕緊準備早飯,準備上路。早飯是大米,平常是人也捨不得吃的,但這次連馬都喂的是大米。因為吉格他們相信,給馬吃大米,馬就會精力充沛,翻起山來不會出事。




早上七點,吃飽以後,一行人就沿著蜿蜒的山道,繼續前行;他們必須在半日之內,一口氣爬高1400米。




出發後約兩個小時後,終於來到了雪線。這裡海拔4000多米,空氣開始稀薄,含氧量也只有正常的六成。




過了雪線,就來到那段兇險異常的登山路。懸崖上的小道,一直要走10公里。 



人們都說走這段路是身入地獄,命由天定。 



就算是這樣的道路,也是7年前,人們為了行馬而拓寬的。在此之前,人們都是背負著重物,走在更為狹窄的道路上。




突然間,不知是因為疲勞還是恐懼,一匹馬停在了絕道上,一動不動。 



人們呼喝良久,這匹馬才終於又開始動起來了。 



早上11點左右,山上突然下起了雨夾雪,氣溫很快降到接近零度。吉格背著洗衣機,已經遠遠地落後。這時他早已出了一身汗,被風一吹,凍得瑟瑟發抖。




尋得一處安全的所在,吉格停下來加了一件衣服。但是此時他還不能休息。即使是夏季,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山上,下午就會氣溫驟降,風起雲湧。如果不能儘快翻過山頂,萬一起了霧,那就死定了。




吉格心裡雖然著急,腳下的速度卻一點也不敢加快。為了不碰壞洗衣機,吉格步步都踩在懸崖邊上,生怕一腳踏空。然而很多時候,懸崖上幾乎沒有路。在這沒有路的路上,吉格只有更加小心。




吉格走在山路上,不一會兒就是氣喘吁吁。這時,他見到一匹掉隊的馬。吉格的侄子,也就是馬的主人,無論怎樣拉馬都拉不動。




一檢查才發現,原來馬腹上生生被貨物的綁帶勒出一條口子。 



吉格的侄子沒有馬緣,已經死了四匹馬了。有凍死的,有墜崖死的,也有活活累死的。這匹馬也是坡一陡就走的慢。沒法,吉格只有把馬身上的貨卸下來,自己背在身上。




馬歇了足有半小時,才又開始走。這時,後面其他村子的運輸隊,也已趕了上來。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