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、愛與歡笑

關於部落格
文章在「我在生活中旅行」http://pujalin.blogspot.com
曼陀羅在「Puja→ㄞˋ曼陀羅」http://pujalovemandalas.wordpress.com/
  • 279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奧修談轉世再生

        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問題,但是如果你願意去瞭解,我非常願意回答。每個人都承受著別人給他們造成的傷害——首先,生活在一個病態的社會裏,周圍的人們充滿憤怒、憎恨、以傷害他人為樂———這個答案是很容易理解的,但僅僅流於表面現象。在一種更加微妙的層面,有一些所謂的宗教人士、神父、聖人正在為你創造一種罪惡感、宣判你是一個罪人。他們強加給你的觀念,使你苦惱與混亂。

  對於我來說,整個生活的基礎需要被改變。人們應當贊同愉快、喜悅、歡樂的時刻。因為通過贊同這些美好的時刻,你會滋養你的快樂,而不是滋養你的混亂和悲傷。當你為人們的不幸感到悲傷時,記住,這悲傷也是你自己的選擇。

  從一個更深的角度來說……也許問這個問題的人並沒有到達那種深度,但是如果我不深入下去的話……這個答案將不夠完整,不夠圓滿。

  在東方宗教裏,有一種輪迴再生的觀念。靈魂會從一個身體轉移到另外一個身體中,人生就這樣一世一世地重演——這個觀念僅僅是不為猶太教,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所接受。但是最近的精神病專家已經找到了一些證據,有一些人能夠回憶起他們的前世——輪迴轉世的觀念漸漸有了現代擁戴者。

  但是我只想對你說一件事情:轉世再生的整個觀念都是一場誤解。在一個人死亡的時候,沒錯,它是成為了整體的一部分。無論他是一個罪人還是一個聖人,這無關緊要。但是他有一個部分,叫做「頭腦」,或者「記憶」——在過去人們很難接受記憶是思想的負擔,但是通過腦波研究,這件事情被證明了,所以現在人們接受起來容易多了。

  包括這一件在內的很多件事情表明,佛陀是超時代的卓絕存在。他是唯一贊同我的解釋的人。他給出過暗示,但是沒有進一步證明。因為很難可以解釋清楚。他說過當一個人死的時候,他的記憶將會到一個新的子宮去旅行——而並不是本人。現在我們能夠明白,當你死的時候,你將會釋放你一生當中所有的記憶,這些記憶會充滿你的周圍。如果你是痛苦的,你的痛苦會找到它的寄居地;他們會侵入到另外一些人的記憶系統當中。也許他們會侵入到一些孕婦的子宮當中——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能夠回憶起前世。但這並不是你的過去;這只是他人一些過去的經歷被你繼承下來。

  許多人不能回憶「前世」是由於他們並沒有接受到整個完全的記憶系統。他們只是得到了這些記憶中的一些細小碎片。這些細小的碎片卻足以引發一個人的混亂與悲傷。幾乎所有人都是在痛苦與混亂中走完他們生命的旅程,只有少數人能夠在愉悅與輕鬆中安然死亡。只有少數人能夠在無念中離開這個世界。這樣的人不會在身後留下任何記憶痕跡,不會干擾到其他任何人。他們只是消逝在宇宙中。他們不會留下任何記憶的碎片。他們在靜心中完成了這種消逝,這就是為什麼開悟的人將不再會重生到這個世界上。

  但是沒有開悟的人們卻繼續不斷地將他們的痛苦留在這個世界上。在一次又一次地死亡中,所有的混亂和痛苦不斷地積聚起來,就如同財富會吸引更大的財富一般,痛苦也會不斷地招來更大的痛苦。如果你是痛苦的、消極的,那麼幾英里範圍之內的痛苦和消極的心念都會被你吸引過來——你就是這個媒界的機關。這是一個看不見的現象——如同無線電波一樣環繞著你。只要你準備好了,把自己調整到那個頻道,忽然間他們就會一起傾注進來。甚至在頻道還沒有調整好的時候,他們就在你身邊遊蕩,等待機會。

  沒有「投胎」這樣的事情,但是,痛苦的確卻能轉化成人生。成千上萬的人的傷痛,在你四周環繞著,遊動著,等待著你選擇去容納它們、接受他們。當然,那些開悟的人,他們的死亡就像一隻鳥兒飛過天空,卻不留下任何痕跡。這就是你沒有從佛那裏繼承到什麼的原因。他們僅僅是安靜地消逝了,而其餘的白癡和愚人還在繼續轉生,痛苦的沼澤一天比一天深。

  或許,從今天開始,這件事情必須被人們所理解,痛苦必須開始消散。不然的話,痛苦將積聚到一個讓人無法承受的厚度,它會使你的生活窒息,它會讓你忘記什麼是歡笑。

  你的本性是不會受傷害的。

  你的本性不知道什麼是傷害。

  你的本性是純潔的、天真的,秉乘著無限的祝福……為了認識到自己真正的本性,要盡最大努力將自己從頭腦的控制中解脫出來。頭腦中存儲了所有的痛苦,所有的傷害。而它還在繼續製造傷害——除非你醒過來,不然你根本就察覺不到這整個過程。

  我們所有痛苦都只是膚淺的——從比較深的層面來看,它們都是借來的、偽造的。

  所有的人都在將他們的痛苦傳遞到別人身上。人們不斷談論著他們的痛苦,對他人的悲慘遭遇津津樂道。你曾經聽到過有人談論歡愉的時刻嗎?關於舞蹈和美妙的歌?關於寂靜和祝福?不,人人都在談論無窮無盡的煩惱。人們分享彼此之間的傷害。無論什麼時候你和別人談論起自己的痛苦,你都是在向他們傳遞一種痛苦的生活和思考模式。那個人也許只是想「不過聽聽罷了」,可是在無意之中,痛苦悄然植根於他,埋下了一道潛在的傷痕。

  當我說「你帶著別人對你的傷害」時,我必須聲明:你的本性是不會受到傷害的。如果每個人都變的警醒,樂意回歸自己的本性,那麼世界上就不會有傷害。傷害會消逝不見。它們再也找不到任何寄生的場所——這是有可能的。如果這對於我來說是可能的,那麼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可能的。

  在這個問題中,你問到「為什麼我們能夠這麼輕易地接受別人的傷害」,還有「為什麼我們難以接受自己的本性?」

  你輕易接受別人的傷害,是因為你已經遍體鱗傷,你只能聽懂傷害、痛苦、煎熬的語言。


問:
你昨天晚上談到了轉世輪迴的觀念,讓我覺得人的個性是非常浮淺的。所謂的「自我的本質」,還有「靈魂」永遠不死,對人們來說只是一種安慰?現在,「我」只是暫時的曇花一現,沒有什麼會永遠保存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 在書寫的當下,我們是否在置身於一種書寫的能量中?甚至不存在我自己的書寫意識?

  真相往往
傷人。

  每個人最後都得走,包括你我在內……最後保留下來的只是純粹的意識。

  並不是你置身其中,你就是它。

  這差量是如此無限和巨大——首先你的人格必須消失,然後你的個體性也必須消失。最後剩下的只是純粹的存在。它使你感到擔憂和恐懼,因為你從來沒有過「不在」的經歷。

  但是只要想像……在你出生之前——當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你存在的時候,世界會因為「你的缺席」而憂慮嗎?

  在這一生之後,你將不會再來到這個世界上。而這將會導致可怕的事情發生嗎?你曾有的緊張、焦慮和苦悶好像水珠融入大海一樣消逝了,而和平和安靜在新的空間中升起……

  因此,禪從來不教導你去自我實現。自我實現只是一個很低的目標。禪教導你最終的目標:達到無我。去實現自我的瓦解……去認識存在的整體寧靜……

  「你」就是焦慮。無論「你」進化到何種程度,總是有一定的焦慮存在。想要讓焦慮消失,「你」必須先消失。

  進化論並不是查理斯.達爾文的獨特發現。進化論是長期以來東方神秘家所持有的觀點。在東方,他們已經走得更深——查理斯.達爾文是非常浮淺的,他認為人是從猴子進化來的,所以他被世界各地的人們所嘲笑。因為這觀點很奇怪。而東方神秘家的觀點卻一點也不奇怪——他們不說人是從猴子進化來的,他們說意識經歷了各式各樣的演變形式,其中也走過了「猴子的意識」這一階段。

  對我來說,並不是每個人都從猴子的意識進化到人的意識。不同的人走過了不同的階段。各種人的意識都從不同動物的意識進化而來。這就是為什麼他看起來如此獨特的原因。一個受猴子意識影響進化而來的人,一定會有某些顯著的特點、一些典型的性格特徵——就好像猴子一樣。另外一些人,比如說由馬進化而來——會帶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特徵。

 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動物,每個人都從這裏截取一點,從那裏吸收了一點。所以人類並不是都走在同一條道路上。如果是這樣,人們都是近似的、均等的——但是這個世界上有天才,也有人是生來就是傻瓜。天才和傻瓜當然來自不同的地方。

  佛陀曾經回憶自己的前世:在某一生中,他說他是大象。在大象死後,他又作為一個人出世了……

  人們基於各種理由呈現出不同的存在方式。轉世再生比達爾文理論更加接近真實世界的進化。眾所周知,不同的動物擁有不同的性格特徵……

  從大象轉世為人……那個人將擁有了不起的記憶力。同樣的,各種動物都具有自己種群的獨特才能。我一次把這件事情說出來——每個人都是由一些不同種類的動物進化而來。查理斯.達爾文說人類僅僅是由猴子進化而來,這是不對的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人們就會具備同樣的性格特徵,而事實並非如此。

  一隻狗也能變成一個人,或者經歷一些其他物種的生活——他也許先變成獅子,再成為一隻鹿,然後才變成人……

  查理斯.達爾文的觀念是正確的,但是在細節方面有些偏差。我贊同他「人是由動物進化而來」的觀點,但是我並不同意他「所有的人都是由猴子進化而來」的說法——無論是猴子、猿還是猩猩。人類來自多維度的進化,它集合了各種動物的特徵。只要你仔細觀察一個人,你就能夠找到他身上各種特徵的動物原型。只需要一點點微小的警覺性和觀察力,你就能判斷出這個人和哪一類物種種群有重要聯繫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